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
当前位置:主页 > 军事 > 正文

朝鲜现状三十里营房的千里遥望

时间:2018-09-24 17:23 来源:新河 作者:新河新闻 阅读:

  中秋前夕,坚守在三十里营房的卓玉娇,静静凝望着一轮圆月。她的眼前,反复浮现视频通话中亲人们牵挂的神情,内心有愧疚,也有期待。照片由本人提供

  海拔4700多米的三十里营房医疗站,镶嵌在喀喇昆仑山层层山峦间的一片开阔地上。周围群山除了山巅的雪白,就是单调的灰黄。医疗站所依托的三十里营房驻地,人烟稀少,只有屈指可数的几户人家。

  荒凉、孤寂、缺氧的环境,让三十里营房医疗站有了另一种“高度”—全军海拔最高的医疗站。

  33岁的医疗站护士长卓玉娇,是两个孩子的母亲。父母当年为她起名“玉娇”,是要待她像“掌上明珠”一般宠着护着。谁能想到,长大后的她穿上了军装,上了高原。从2009年到医疗站任职,她在喀喇昆仑一守就是9年。

  西陲三十里营房,距离卓玉娇向往的首都北京4000多公里,距离她思念的家乡奎屯1700多公里,距离她的丈夫周文奇所在部队驻地1600公里。

  为人子女,身为人妻,作为人母,每一个身份,都能激起她渴望团圆的念想。9年,3000多个日日夜夜,她在无数个夜晚,遥望着千里之外的家乡,想象着梦中的团圆。

  深深藏在心底的思念

  坚守,对卓玉娇来说,已经变成一种习惯。

  在卓玉娇戍守医疗站的9年岁月中,有关团圆的话题,她说的不多,甚至用“只言片语”就概括了节日的全部记忆——极少在中秋节回家,与家人“团圆”基本靠电话和视频;碰上大雪封山没有信号,对于家人的思念,只能生生憋在心底……

  只有救护工作能让人忘却与亲人疏离的痛苦,多数时候,卓玉娇都在与思念作斗争。以前是思念父母,随着年龄渐长、结婚生子,她心中的牵挂越来越多——先是分居两地的丈夫,渐渐的,又有两个年幼的儿子。

  对于团圆,没有谁能比卓玉娇更敏感。长期因肩负职责使命而隔绝于“平常家庭”的概念之外,常年置身人间烟火寥落的雪域孤岛,团圆给她带来的煎熬,像极了一把把重重的锤,每一锤都敲得她心痛。

  卓玉娇从小在新疆奎屯长大,是被父母捧在心尖儿上的独生女。刚到医疗站时,卓玉娇才23岁出头,那时的她,风华正茂。

  来医疗站的第一年,卓玉娇就强烈感受到内心“大家”与“小家”的撕扯。医疗站条件艰苦,她总会想家,有时枕头都被哭湿了。但每次与母亲通电话时,懂事的她却不露声色,将滚落的眼泪吞进肚里。

  卓玉娇的爱人周文奇是新疆军区第15医院的一名军医,驻地在新疆乌苏。俩人结婚6年多了,厮守的日子却屈指可数。

  因为长期分隔两地,周文奇的几个亲戚家,卓玉娇至今都没完完整整地走上一趟。甚至,两人结婚都3年多了,还有同事给周文奇介绍对象,以为他还是单身,这令周文奇哭笑不得。“后来,玉娇来队探亲,我特意拉着她见了好多战友。”周文奇的笑容有些腼腆。

  一个女人独自坚守喀喇昆仑,何其艰辛。卓玉娇的大儿子周昊恩今年5岁了,小儿子周昊宇刚8个月。比起不能给孩子们“全天候”关爱,卓玉娇更内疚的,是横亘在她和大儿子周昊恩之间的生分感,“他们还那么小,是最需要母亲陪伴的时候……”她也担心,因为亲情的缺失,会影响孩子们的性格。

  中秋节,不能团圆盼团圆。过去,卓玉娇总想象着与家人团聚的温馨,如今,她的思念变得愈加复杂——她思考更多的是如何融入家庭,真正扮演好母亲的角色。

  特殊的“团圆”记忆

  这几年,因长期处于高寒缺氧的环境,卓玉娇的记忆力大不如前。她总忘事儿,生活中不是丢这就是丢那。母亲放心不下,多次提醒卓玉娇:“闺女,我开始健忘是50岁以后的事了,你才多大啊。”

  女儿守在高原上,当妈的怎能不心疼?

  在一个泛黄的记事本上,卓玉娇一笔一画写着“中秋节,妈妈来”。稀寥字迹的背后,珍藏着她与家人一次特殊的“团圆”记忆。

  两年前的中秋节,赶上执行保障任务,卓玉娇不能回家,爱人也出差在外。卓玉娇的妈妈韩新娟索性带着当时不满3岁的周昊恩,上高原探望女儿。

  为了过节,别人都是往家赶;为了团圆,韩新娟带着外孙出了门。这一老一小,从北疆奎屯乘火车,奔波1700多公里。妈妈来,是想女儿;娃娃来,是想妈妈。

  原本,怕女儿脱不开身的韩新娟,还盘算着直接上山,将孩子带到三十里营房。可卓玉娇一听急了,“上山是闹着玩的吗?哪个环节出点岔子都是要命的啊!”

(责任编辑:admin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推荐内容